笑言的乐乎

温瑞安:

梨花新开千树万树,秋水一剑念念不忘!————聊聊温瑞安武侠

原创:本来老六 


记得《性心理学》里讲男人爱去花街柳巷是为了那里的快乐十拿九稳,叹服之余,当时就不由想:十拿九稳又怎么样,其实还是靠快乐的花样多啊,譬如那部《青楼十二房》,都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看武侠其实也差不多,知道在一行行字里一定能快意恩仇是不够的,关键还得有新的招式这么一路勾引下去,温瑞安确是梨花新开,千树万树。 




1/ 男女

为情伤心为情绝,万一无情活不成


很多人认为武侠书的要害是侠,我看没必要说那么远。武侠书毕竟还是讲人的小说,所以首先还是要写出活人,有血有肉的人,那要闻出血肉的味道,通过爱情这个媒介是非常快捷和透彻的一个路子。 


金庸当年能迅速和梁羽生比肩甚至超过,爱情实在是一双加了料的跑鞋。杨过一等十六年,萧峰亲手将鲜花折断,从陈家洛首鼠两端,到韦小宝心安理得的大被同眠,金庸轻松地劈开了一个世界,随手又把门关了。 



就在大家都在满地找那把钥匙的时候,古龙干脆一脚把窗踹开:“我要你,跟我走。”然后头也不回地带着喝残的酒,用断的剑苍茫而去,倒也有真有女人轻曳罗裙,环佩叮当地跟了出来。 


但还是有个人自己配了钥匙,重新打开了那扇已经被人遗忘的门,那扇用温柔、才情所铸造的,有些古旧的门,那个人名字叫做温瑞安。而且他不至排笔写一番“得到或得不到”,写得最多的,却是得不到的得到。 



秋水一剑,撩开了不世的纠缠,当唐方和剑锋错过时,不知道她是否会意识到她将会和持剑的这只手不断错过? 


盈盈一笑,当柳随风静静地看着赵师容陪着他走到面前,最爱的人嫁给了最钦服的人,那一刻他的拳头是不是捏得比李沉舟还要紧? 


伸手处,手腕上那只手镯浸满了方邪真对颜夕的念念不忘;而手断处,戚少商想了一夜,似乎这一生都在想,都在那个夜里。 



方歌吟长车踏断,总算在高山之巅挽起她的头发,可就在同一部书里,一个人用一把剑扫荡天下武林,一个人更是面对萧秋水哪怕背后是滔滔黄河,但他们都失去了她,但一个最后还是得到了她的以死而殉,但一个最终还是得到了她真正能给的东西。 


温瑞安写那一番纠缠往往都在四个字:念念不忘。两人爱得再怎么花团锦簇,灿烂如樱,几乎都会有一个陨落的轨迹。如果是梁羽生,自然当时只道是惘然;如果是金庸,也许会默默地背过身去;如果是古龙,当然一口一口地喝个没完;而温瑞安,他会用自己的伤疤织就一匹锦缎,满山遍野地铺开去,到底是为了那炫目的伤感,还是为了那愧欠的陶醉,他似乎时时刻刻在准备失去爱,然后再回首轻叹,我是那么爱过。 




2/兄弟

我们不是朋友 


看书久了,总有一些东西在心里若隐若现:张丹枫对着自己手绘的云蕾时哭时笑,杨过对着坠落的月亮仰天长啸,白衣人轻轻对方宝玉说:你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是那么寂寞。而翻过温瑞安的书,我记得最牢地就是苏梦枕对王小石和白愁飞的那句话: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兄弟。 


武侠书由于讲究刀头舔血,所以基本上是钢和火的世界,浑身是铁的人当然到处都是,但一把把的刀捆在一起才更是常有的状态。那么朋友往往就像一句漂亮的口号挥之不去,可是当金庸和古龙都意识到朋友的反作用力更大的时候,温却走得更远。 



苏梦枕是一个领袖,初遇王、白他自然知道这两个人的用处,当迅速通过杨无邪了解两人的背景之后,他首先想到的是“吾之天下可与君共”,固然是慷慨得令人动容,但试想一下,一个能象电脑一样拿捏兄弟和朋友的人,在很多人还只顾着高兴的时候就开始冷静地分析,联想起李沉舟生死之间还在琢磨忠与不忠,萧家老大和老三的象和不象,我仰望着那声“兄弟”,不仅微笑着退回一步,看着那位大哥离我越来越远。 


其实我经常回忆自己看温瑞安的过程几乎和古龙恰好相发,看古龙的时代是一点点把血煮沸的过程,而温瑞安的书却因为武侠燃烧的点点火焰。世故了,聪明了,却是那么怀念在古龙的书里象一头孤狼向月孤嚎,因为我觉得马上就会有千百声狼嚎一起把压抑在我们周围的孤独咬碎。 




3/ 正邪

天下英雄令 


这里突然想到网络上行走的太监,自从原创小说如岩浆一样冲破以前由编辑织就的避孕套后,往往稍微热闹一番就无疾而终了,譬如不是太监的原因大都一样,成为太监的原因倒也不一定都不一样,因为其中有一条往往探头探脑:没有什么正邪大对决,也没什么最终大魔王。当然完成一个任务又一个任务,没完没了。一言蔽之,缺乏一个比较明确的主要矛盾。 


梁羽生比较淳朴,基本是汉贼不两立,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金庸则更人性化一样,自动调整为“尧舜于我何加焉”;古龙往往看重的是人对自我的无力感。但温瑞安呢? 



首先讲民族矛盾。几乎还是在“*家将”时代,我们往往可以看见太师暗递降表,番帮来袭的情节,而武侠里温瑞安几乎就是把“还我河山”叫得最响亮的一个。 


记得是在“方振眉系列”里,当金太子带着一群随从在大宋的国土上耀武扬威的时候,特别是那旗帜被撕烂的那一刻,龙在田那如剑的目光猛得挑开了压在我心上的铁幕。而“萧秋水系列”里,当我看厌了武林仇杀,兄弟反目时,看见包括朱大天王的奸细都一起变作武工队戮力杀敌的时候,不由得意忘形地叫道:好啊,杀啊,妙啊。 



但就是在这一幕幕背后,一个人总会变成焦点,一个人总会变成旗帜,这是无意间的聚会,还是一枚枚的运筹帷幄? 


至于究竟哪个来作皇帝,从李沉舟开始,后来的方应看,乃至少年系列和七大寇系列,越来越多的长短钩距开始或许还是半遮半掩,后期基本上早已取代了十八般武艺而大行其道,望之不似人君正试图处处告诉人家我的确象个人君,就像前面曾提过的领袖苏梦枕,还有萧秋水,李沉舟,甚至后来的戚少商,方应看... 



一晌贪欢,管他是主是客,温瑞安的不同和相同,温瑞安的花样曾给我带来那么多的快乐,翻检出来,也算是一份祭奠。清明时节雨纷纷,岁月,究竟有什么新的花样。


(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本来老六,BLLL666666,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

热度(112)

  1. 萌逗你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時間改變了沵莪哋模樣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峰回路转浩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乐观的豹脾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笑言的乐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真心话漂流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自宫本武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你哪不舒服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多情乃佛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