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言的乐乎

温瑞安:

侠路相逢
—记温巨侠南京演讲


文:医卜星相(仇炜炜)

虽然已过去一段时日,但心绪仍难以平复,于是今日拿起笔,回忆起与老师的相逢。不敢说是感想与思考,且当是日记一则罢了。

小雪过后的金陵古城悄悄入冬,又连着下了几日的细雨,于是乎,温度蛰伏在零下不再抬头,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气息。就在这初冬之际,我意外的迎来了一阵暖流,温瑞安老师要来南京了!对于一个武侠迷而言,此时的激动程度不啻于“久旱逢甘露”。

接触武侠,想必许多人都是从观看武侠影视作品开始的,光怪陆离的特效画面着实吸引观者,在下也不能免俗。而真正入门,去阅读武侠,则是从温老师的《四大名捕》开始。

数年前,还是中学生的我总是囊中羞涩,所以,比起逛装潢精美的书店,我更喜欢流连于街边的书摊,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在某一个不起眼的旧书摊中,我意外购得《四大名捕会京师》一书。那时可谓是如获至宝,挑灯夜读,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浸于故事中,惊叹作者的奇思妙想,情节奇峰迭起,一个个意外就像书中人物出场情况一样——乍然而至。读完全书,依旧是回念其中,咂摹余味。这便是区区晚辈和温巨侠结缘的开始。

从那以后,我便步入了温侠作品阅读季。从《神州奇侠》到《说英雄,谁是英雄》,从《白衣方振眉》到《神相李布衣》……书越读越多,对温老师的敬佩之情也越来越浓厚,深深折服于老师的文字。

而今,得知能够有幸亲眼目睹温老师的神风俊采,既是激动,又是忐忑。从影像资料中看,老师是一个极富思想,语惊四座的长者;从作品背后看,老师又是一个潇洒人生,纵情江湖的侠客。那么现实中的老师又是什么样的呢?等待老师的过程中,我不禁揣测着。

礼堂的入口有好几个,正当大家都在讨论老师会从何处入场时,我暗想,以老师的性格,他一定会“出其不意”。果不其然,不一会,老师便出现在离观众最近的入口。老师健步而行,边走边向大家鼓掌致意,并说“感谢大家,今天不是我来看你们,而是你们来看我,所以感谢大家今天来看我”。老师的幽默和健朗感染了在座的同学,大家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老师的风采,当然,鄙人也不能免俗了。

热烈的开场后,老师开始了他在南京的第一场演讲,而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场老师的个人秀。短短几十分钟里,老师聊了许多,有他早年丰富的人生经历,有风雨漂泊的坎坷,也有潇洒不羁日子;也聊了许多自己对其他作者的武侠小说,武侠影视剧的见解。以前都是通过资料了解老师,今天听老师自己讲述过往,讲述作品,想必听者对老师自然是有了更深切的了解。期间,老师突然说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三十秒,当我们都在讶异时,老师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开始“豪饮”。饮毕,老师言道“我不喝酒,不抽烟,只有一个嗜好,就是喝水”。直率爽朗的性格让我不由得受到感染,大家纷纷鼓起掌来,为老师健康的生活习惯,为他率真的性格。

在接下来的游戏互动中,我的几首劣诗荣幸地“抛头露面”,能在老师面前秀一下尚不能登堂的作品,个中情感,实在难以言表!到了我等待许久的提问环节,我有幸上台与老师进一步接触。当老师得知我是坐了三个小时的车赶来时,邀我合影,那一刻,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若做一个不当的比喻,就好比当年红卫兵入京见毛主席啊!问及老师最喜欢自己作品中哪一个人时,老师微微一笑说“下一个”,看来老师还会继续给我带来惊喜。但是当讨论起如今的翻拍之风时,老师也表现出深深的担忧和一丝不满,每一部作品都是老师的孩子,哗众取宠,粗制滥造的影视制作是最让老师痛心的,也是我们温迷最愤慨的事。

演讲的高潮就是老师的朗诵。一首《蒙古》在老师的演译下,精彩绝伦。时而低吟浅唱,时而疾呼紧嚎,时而轻敲鼓面,时而顿首私语,最后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唱了起来呢,我们这些观众此刻除了应拍鼓掌外,还能怎么表达此中情感呢!!

前台的演讲结束了,但是,后台才是我们这些温迷近一步了解老师的地方。后台等着同老师合影,等值老师签名的同学,排起了长龙。而已经达成愿望的同学依旧徘徊在休息室门口,不愿离去。而我恐怕是温迷中收获最大的,巨侠不仅赠予我一本《群侠准》漫画,欣然同意我那斗胆的请求——自拍一张合影,更是邀我“有缘江湖再会”。

武侠的精髓在于“侠”而非“武”。拳脚功夫了得,终不过是武夫,壮士,若是以武乱法就更是沦入邪门外道。但如果心中有侠义,有侠情,就算手无缚鸡之力,也可以成一代侠名。那么就需要引导这些涉世未深的“少侠”们,来培养他们的正义之心,来匡正他们的是非之心。而信息媒介下武侠小说就是摆在我们眼前的路,是传播正义侠道的不二法门,看来,当今武侠的领袖,年过花甲的温巨侠还是任重道远啊。当然老师的健康还是第一位的!

——————

以下是仇炜炜现场听了南信演讲在朋友圈发布的文字:“昨晚南信温老师的演讲又有不一样的风采。当老师在人从中看见我,说“炜炜,你来了”时,我觉得今晚值了!还有热情的小河老师,四哥都给了很大的鼓励。”

评论

热度(194)

  1. 张长弓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